微笑吧妍

瑶:

《和之印》到手,番外篇很有趣,宇智波扉间和千手泉奈样子很不错。~\(≧▽≦)/~ @三千世界解红尘 

ROL:

柱帝的一天。

观动画602有感,一言不合就以头抢桌的柱间大大

祀:

丢几个脑洞梗上来存着。(这样以后画暗扉就有例可寻w)

这个是火影斑与暗幼扉的暗幼扉人设。

画十九岁的时候,脑子一直回响鹤顶红。

——我知道,越红越有毒——

暗扉长大真的是美美美。

※暗扉设定

*是火影斑直系下属,日常跟着斑。

*实力强大,研发能力在当时忍界独一份。偶尔会被派去做高难度任务。

*三道红的设定是一开始是面具上的,后来在高难任务里留下了一道位置相同的红痕,为了表示自己是属于火影(斑) 的,后来会在面具下日常上妆,补齐另外两道痕(一开始想自己拿刀画两道,被斑教♂育了)

*家庭人设是他是柱间幼弟,年龄差超大那种。(所以上不了正面战场没深刻仇恨)

*和解是扉3-7岁间。

*泉奈奈存活。创设四人全员存活系列。

*千手家怕朱迪把千手家利益送光从小和仔扉说家族很重要为了家族blablabla(然并卵 扉间是“火影式思维”(而且还有点崇拜村长←这是长兄朱迪对比的锅)

(原著也是,原著扉间完全一心向村子,族是什么,不存在的,自己族都基本死光了_(:з」∠)_)

*结果扉间不听,还跑去给斑做直系暗部hhh

*表脸的斑爷乘机养成(朱迪:??!我把你当兄弟你???

人设大概就这样了,看到后如果有脑洞欢迎自取。你确定真的有人会取吗

请务必@我。(我很好奇会是怎样的故事hhh)

*

另外有一个脑洞因为太小所以打算放置了……

扉间不是孤独终老嘛……说不定是因为他没有办法与人交往?

双性梗!走现代路线柱扉斑扉都好吃(甚至可以考虑斑→扉←柱),走原著可能只有斑扉比较合理了:q(太太们不感兴趣吗(脸呢


【扉泉】离婚分一半

燕子里的猫——专业挖坑:

(1)

宇智波泉奈生气了。

很生气很生气。

(2)

千手扉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言不发,默默的看着泉奈摔东西。

现在是凌晨1:26,他们结婚纪念日的一个半小时以后,而扉间二十分钟前刚刚回来。

桌上的菜早就凉透了,花瓶里的玫瑰花焉焉的,看着就让人烦躁。

他的目光总是忍不住向桌子上瞟。

离婚协议书。

(3)

泉奈在摔完了视线所及范围内所有能摔的东西之后终于冷静了一点,至少理智回来了。

他觉得自己是个很傻的人。

当年的他还是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与扉间一见钟情,来了一场纯纯的恋爱。

那时候他还很幼稚,对扉间在实验室里忙忙碌碌表示理解,并说自己喜欢这样子认真工作的他,会一直支持着他。

但在结婚七年之后,他这句话他已经说不出口了。

守着一个不会说情话,不会哄他,不会玩浪漫,忙起来十天半个月不回家,别说结婚纪念日了,连爱人生日都会忘记的人,有意思吗?

他问自己,有意思吗?

就好像一块冰,你的手再热,气温本身就在零下十几度二十几度了,能捂的化吗?

就算刚开始融了一点点,等你的手也冻僵了,他又重新结冰了。

这样有意思吗?

没意思的对吧?根本不知所云对吧?离婚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对吧?

千手扉间啊,你的心里,有我宇智波泉奈的地儿吗?

(4)

扉间仍然沉默着做在沙发上。

好不容易泉奈看起来冷静一点了,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开始掉眼泪。

无声无息,就是泪珠子吧嗒吧嗒往下掉,看着让人十分心疼。

然后就又开始翻箱倒柜。

(5)

泉奈拿着小本本,一边哭的稀里哗啦的一边记。

两个人一起赚钱买的房子?不要!给扉间。

两个人一起存款买的车?不要!让扉间直接开实验室里算了。

两个人混着穿的衣服?呵,就扉间那个从来不逛街的德行,都给他了!

两个人一起旅行的照片?都多久以前的了?扔了扔了。

泉奈把家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记下来,分成两份。

这些都是要写到离婚协议书上的。

(6)

扉间看着泉奈一边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一边把眼泪抹的满脸都是的样子,没有说话。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或者二十几分钟,泉奈终于停下了笔,把本子递到了他面前。

扉间默默的接过来,仔仔细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家里的东西基本上都在上面了,大部分都分给了他。

扉间想了想,从泉奈手里拿过笔,添了一句话。

(7)

泉奈呆呆的看着扉间接过本子,静静的看着上面罗列的一系列东西。

他突然有点害怕了,要是扉间什么都不留给他,怎么办?

连什么时候笔被拿走都不知道。

回过神来,那个本子又被递回了他的面前。

“以上所有东西全部归宇智波泉奈所有,作为交换,宇智波泉奈归千手扉间所有。”

大奥男将军与他的三千后宫(一)【改】

箴言SN:

#文章前面发过,现如今又增加和改动情节

#最近大概能更多一点吧。

#注意!!!!此为多人恋爱向,请参考题目。

#最后看回去我好像在给你们讲科普文一样


连接将军居住的中奥与将军的后宫们所居住的大奥的唯一通道,名为御铃廊。

能从此进入的男子只有将军一人。

                                                                             ——大奥
    

“将军大人,是时候接受大奥里各位的早礼了。”

尚且在沉睡中的鸣人被小姓(侍从)这一声突然清醒过来。映入眼中的不再是熟悉的天花板,转过头发现一众仆从恭敬地等待着自己。

“将军大人,请洗漱更衣。”一旁的小姓提醒道。

“哦……啊……好的。”鸣人从迷糊中勉强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站起身任由小姓们为他洗漱穿戴。

“将军大人,请到御铃廊接受早礼。”

就在鸣人在众人的簇拥下快要来到那一扇禁闭的门前的时候,女中赶忙摇动门边的御铃,很快便听到里面的人匆忙前行的脚步声以及一声洪亮的

“将军大人,驾到。”

门锁也随着声音的响起而被打开。当鸣人来到门前时,一众后宫一个接一个地向他跪拜。缓缓地,鸣人跟随着御坊主的脚步前行,身后的人也跟着一个接一个地起身跟随鸣人的脚步向前行。

待到鸣人以及他的后宫们离开后,身后的门锁也再次被锁上。

欢迎来到大奥,不见血的修罗场。


在御目见以上的引领下,鸣人在御殿中用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用罢,鸣人召来了御年寄找来历代幕府的相关资料并询问了许多事情。

到午饭时候,鸣人努力地回想着自己所了解到的资料和刚刚御年寄的回答。经过大概的梳理才知道现在的情况。

现在自己处在的地方是叫木叶幕府,而自己是幕府的第七代将军。前几任的将军除了第一二任的千手柱间以及千手扉间已经逝去,其余几位已经在火之国过着平静的生活。

不过从第四代将军开始,都是由女将军继任。常年的战争以及男子出生率过低,多数的体力活都压在了女子的身上,而将军的继任也是如此。

本来第七代将军也是位女子才对,可是第四代将军漩涡玖辛奈的大奥只有波风水门这一位御台所。

大奥的生活始终对于这对真心相爱的夫妻太过压抑,中奥施加的压力让玖辛奈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将军之位。而在离开幕府五年后,漩涡玖辛奈与波风水门迎来了他们的一对双胞胎
——漩涡鸣人和波风面麻。

可是玖辛奈离开时并没有后嗣,于是中奥的各位便寻回了千手柱间的孙女——千手纲手继任第五代将军。可这纲手将军总是想着赌钱导致幕府财政出现赤字,无奈之下,纲手便选择了野原琳成为第六代幕府将军。自己更是可以肆无忌惮地出去赌钱了。

野原琳这位女将军也是十分聪慧的人,不但解决了纲手留下的烂摊子,还让幕府的统治更加的稳固。和平的到来让人们的生活更加稳定,人口也逐渐增加,而男子也不再向以前那么稀少了。

而在前段时候,第四代将军的儿子漩涡鸣人与波风面麻过完了他们的16岁生日,这代表着鸣人或者面麻到了可以接手幕府的时候了。

可是这就麻烦了,应该选谁呢?

前面两位女将军都没有留下子嗣,于是便顺理成章的就在面麻和鸣人中间选择了。

幕府的规矩是立长,并且漩涡姓也是贵族。所以便由鸣人便入住幕府,面麻则封为亲王,巩固兄长的地位。

“原来爸爸妈妈也还活着,而且我还多了一个弟弟!”

鸣人在心里想着,“如果爸爸是御台所的话,那么我也应该有御台所吧?会是谁呢?”



又如此想法的鸣人等到午饭时提出要去大奥看看御台所时,上臈御年寄的脸色变得有些许怪异,但是良好的修养让她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姿态。

“将军大人,今天是您第一次进入大奥。早晨在御铃廊行走的时候大人可能没有注意到,除了我们这些女官之外并没有您的妻妾再此。
所以接下来我们几位御年寄以及您的父母四代将军夫妇会为您挑选一位御台所入住大奥。”

“原来是这样啊嘚吧呦。”鸣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那我的弟弟面麻可是娶亲了?”虽然是素未谋面的弟弟,但是作为哥哥还是要知道一下弟弟的情况的。

“面麻殿下在去年就已经成亲了。还有殿下请注意您的口癖。”上臈御年寄轻声提醒道。

连这个都要管真是啰嗦。

不过…………

为什么!!!!!身为哥哥的我还是条单身狗,弟弟就已经丢弃了宝贵的单身贵族卡和别人手牵手结婚了?

“那他娶得是哪家的小姐啊?”

“殿下是嫁给了宇智波家的三少爷,恰拉助。”

WHAT??!!!

宇智波??!!!

“为什么我的弟弟是嫁过去了!!不应该是他娶吗?”鸣人真是要崩溃了,怎么自己的弟弟连面都还没见上就结婚了呢??而且还是嫁出去的那个!!!!!



过了几个月

“鸣人!!妈妈爸爸回来了!”玖辛奈和水门在外游玩时被鸣人写信又请回了回来。

这是因为鸣人实在受不了中奥那些老头在自己耳边轮流催促,像一群苍蝇似的,嗡嗡嗡得让人心烦。

中奥的老中此次的目的让鸣人选择一个有权势的御台所来巩固他的将军之位。

当然自己的女儿或者儿子入选就更好,毕竟这是对自己乃至家族的好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水门开口道“我们可以在支持木叶幕府的大家族中选择。比如最出名的日向以及宇智波一族。”

“水门说的对”玖辛奈在旁说道“根据从前的规矩,鸣人你的御台所就应该从公家选择。这两个家族也都符合。”

“但是爸爸不也不是出身公家吗?不一样成为了御台所吗?”鸣人弱弱问了一句,可是却被玖辛奈一拳打到脑袋开花。

“爸爸先是入继到公家家族三条氏中才继而进入大奥的。”水门淡淡的说道,“而且鸣人的侧室也得是从有名望的家族选出,无论是出身公家还是武家。”

鸣人听到也是不解,开口问“为什么?爸爸?我不是只用有御台所一个就可以了吗?为什么需要侧室?”

“因为你的御台所已经准备在宇智波或者日向或者其他名门中选择,”

“而身为御台所的他,无论是男是女,都不会被允许诞下你的孩子。”

“这是因为他们来自于公家的贵族。”

“但是你需要子嗣,所以侧室的存在是必要的。”

“但是妈妈!”鸣人问道,“侧室里不也有来自公家的女子吗?为什么可以留下子嗣?”

“正室的封号为御台所,在朝廷中位居从一品,这如果出事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侧室就不同了,随便用个病死的理由搪塞了也就算了,毕竟外人可不能管那么深。”

话完,玖辛奈叹了口气“鸣人啊,侧室的病死是有意义的,就算你妈妈我在不喜欢读史还是知道那么一两个故事的。汉武帝,就曾经做过去母留子。 他为的就是让他的国家不会被女人的母家所统治。

就如你的御台所诞下子嗣,作为嫡子的孩子必然有绝对继承权,等到他元服之后又娶了一个公家女子,诞下的公家血脉就越浓厚,而我们木叶幕府有可能在他的控制下又会把权利交还回火之国。那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我们不允许御台所诞下子嗣。
而如果有必要,”玖辛奈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你的侧室也动了效仿唐武皇后的心思,那妈妈会毫不犹豫的除掉他。即便是你的心头挚爱。”

看着自家儿子那不可置信的眼神,玖辛奈心里又是心疼他还那么年轻就要接受这些帝王策,又是害怕幕府会因为儿子的一己私欲而毁掉。

水门看着这对低头不语的母子,伸出手握住玖辛奈微微颤抖的手,轻轻拍打示意离开。

“公家的……贵族……吗?”微微的声音从嘴唇中冒出。

离开后的玖辛奈夫妇并没有回到二之丸,而是来到了花园。

“水门………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散步在小河边的玖辛奈略显自责地说道。“明明他还那么小,却要知道那么多污秽不堪的事情……………”

“早点知道也好,起码也有点心理准备,不至于真得事发都不知道要如何处理。”揽过依旧自责的玖辛奈,水门吻了吻她的额头开口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只是想要鸣人活的好不是吗?你把道理交给了他,最后的领悟和运用就让他自己学习使用了。”

“嗯………”靠着温暖的胸膛,微风拂过他们的脸庞,带走了他们的担心与不愉快。





而鸣人在玖辛奈夫妇离开后依旧细想着每句话,而桌面上摆放的画像正是这次御台所的人选。

鸣人拿起那几张画像细细地看着,依旧是自己熟悉的伙伴。但是突然要在其中选一个人成婚,真是一个不小的惊吓。

看着那些名字。宁次雏田,那肯定是日向家的婚嫁人选了吧。还有这个,宇智波家的。
嗯,是鼬哥,还有这个泉…………谁来的?
奈良家的是……鹿丸………,算了找他绝对会被邻国的砂爆公主追着打的。

耶!!!连我爱罗都可以啊!不是说要选公家的孩子吗?

哦,还有和亲这种东西。不过最多也就侧室吧。

果然还是做公家的比较幸福吧嘚吧呦。

“哟西!后面应该没有了吧。之前每家也就两个而已的吧。那么就把比较钟意的人选交给妈妈看看吧,嗯,就这样决定了。”

性格开朗的鸣人看着这一份份画像就像原来自己处理公务一样,完全忘记之前玖辛奈严肃的谈话,也忘记了之前警告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有多么可怕。

准备好了吗,来自大奥的人们?

好戏才刚刚开始…………

第二日在接受完早拜处理完政务后,鸣人就去看望住在二之丸的父母并告诉了希望御台所的人选。

“是日向家的孩子啊。不过也好,只要你喜欢就好。”玖辛奈和水门看着鸣人,回想着儿子从小小的婴儿长到如今独当一面的将军大人。
心里万分感慨,但是在感慨之余还是有事情要嘱托。

“鸣人啊,你也很快要成婚了。有些事情爸爸妈妈也是要告诉你的。”水门说道这里有些不好意思道。

“嗯?有什么吗,爸爸?”鸣人看着支支吾吾的水门,十分疑惑爸爸现在的行为。

“啊,这个事情我们在面麻成婚的时候也说过。”玖辛奈接过水门的话,继续道“我们漩涡一族的人都是特殊的体质,就是就算是男子也是会怀孕生子的。所以到时候婚后要注意节制不要到时候怀了后悔莫及。而且,最好不要怀上他的孩子。”

“切,才不会呢!”鸣人羞红着脸跑走了。

怎么可能会怀孕啊嘚吧呦,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啊!不对,现在只能成为将军了。

=========================================================================================================================================================================================

市集上

“听说了吗?将军大人要结婚了。”
“哦真得吗?有没有说是谁家的小姐啊?”
“是日向家的公子,不是小姐。”
“不过将军大人可是漩涡家的人,下一任少主的诞生肯定也不成问题。”
“那是………我和你说啊…………”

一个身在暗处的少年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在听到路人的话语后身上更是散发着冰冷。

“哇啊,快看那个人,他好帅啊。”
“是啊,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
“我们上去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两个花痴女完全没有留意这个男子骇人的气息,上前搭讪。

“请问这位公子是哪家的?”
“滚!”男子连头也没有转,冷冷地蹦出一个字。

但是这个是什么年代啊。二女也不示弱,你让我滚我就滚,多没面子啊。

“喂,你可别不识抬举,我们可是……………”那女的伸出手想把男子转过来教训一顿。哪知那男子倒是自己转过来,这一转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到正脸后。

“对不起公子,我们……我们是无意的。铃子我们快走………”

只剩下那男子以及他那一双红通通的眼睛。

“吊车尾的,给我等着!”



而后的三个月中,鸣人除了跟着玖辛奈学习处理政务,其他时间都跟着水门还有御年寄们熟悉婚礼的过程。

“到时婚礼需要邀请的人员名单,请将军大人确认。”御年寄在玖辛奈水门确认完名单后便交于鸣人过目。

“嗯,你先退下吧。有事我在传召。”

“是。”在鸣人吩咐后,御年寄便退出房间在外面等待鸣人的命令。

要邀请的人还挺多的嘛。从妈妈这一代开始的女将军都请回来了。嗯………这个卡卡西和带土竟然也算是幕府的人?哦,卡卡西是老中啊,带土………嘛…也算是公家贵族的人,也得请。

这几个家族的人啊,嗯?
“佐助???!!!!怎么他也会出现的!!!陇川!!”鸣人看到名单上的名字赶忙把御年寄叫过来询问。

“是,将军大人!请问有何事需要帮忙的?”陇川听到鸣人的传唤声赶忙进屋。

“这个宇智波佐助……可是公家的公子?”
“是的将军大人。佐助公子是宇智波家的二公子,亦是本次御台所候选人之一。”
“哦,是这样啊。”那么上次的画像上为什么没有见到他啊!!!!mmp!!

另一边

“哟,我愚蠢的弟弟哦你在干嘛?”刚和止水逛完街回到家里的鼬看着自家的弟弟在暗戳戳的做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不关你的事。”前几个月在外面逛完街并且被人调戏又受到刺激的佐助在这些天里都在想着如何报复那个该死的之前死缠烂打说他是最好的朋友,之后一句话又不说就回来结婚的负心的吊车尾。身上的黑气已经把伺候他的仆人吓得吃不好睡不着了的过了几个月。

“不要因为鸣人没有选你就消沉啊。”鼬一边说一边吃着止水给他买的三色丸子。

佐助厌烦地开口,“你个家伙不要在我房间吃东西啊!”明明知道自己的心事还要来戏弄他。

“哎呀,佐助长大了都不肯和尼桑谈心了。那我还是把妈妈叫来吧。”无视佐助杀人的气息,鼬便踩着欢快的脚步去把美琴叫来。

美琴刚开始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去到佐助的房间后…………

“佐助,你怎么了?”温柔的美琴妈妈十分担心这个别扭的二儿子,明明和恰拉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性格却是南辕北辙。为了这个又别扭又中二的儿子,美琴可没少花功夫在他身上。

“妈妈………”黑气佐助抬起头望着门外问道。“到时候那个吊车尾的婚礼我们是不是也要参加啊?”

“佐助怎么问起这个啊?这个婚礼我们肯定是要参加的。还有……”美琴轻轻地戳了一下佐助的额头“不要随便叫将军大人吊车尾的……知道了吗?”

“………………”

“那妈妈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美琴看着这个别扭的儿子,摇摇头离开了他的住处。

====================================================================================================================================================
“恰拉,你当年是怎么娶到面麻的?”佐助一脸正经(面瘫)得对着家里唯一结了婚并且妻子还是将军家出身的弟弟询问道。

“我?娶面麻?怎么你有什么暗戳戳不可告人的事情要做对吗?我的好尼桑。”恰拉助有着和佐助一模一样的面容,但性格却截然不同。但是怎么说两人都是双胞胎,心灵感应让恰拉能马上想到兄弟的内心。

“怎么?不可以吗?”佐助端起茶用余光狠狠盯了恰拉一下。

“哎呀尼桑,”恰拉站起身拍拍自家兄弟“对付将军大人是不能用对付面麻的方式的,毕竟……”恰拉扬起灿烂的笑容
“将军大人太天然了,你还不如直接给他打个直球。”

说完这番话,恰拉也没有久留。毕竟恋爱中的男人不好惹,说错话了还要被二哥抓过去打一架,好处没讨到还带回来一身伤,得不偿失了。

不过有小猫咪伺候,也挺好的。

TBC
============================================================================================================================================================================================================================================================================================================================================================================================================啊啊啊啊啊,好久不见米娜桑⊙∀⊙!。整整半年都在紧张的考试中度过,而我也终于找到了半年前书写的大纲,按照大纲的走向我可能整篇文写完也差不多要几万了【毕竟这里4k多字我都还没把第一part写完】

根据大纲来说会有很多人物出场,作为一个后宫向的文章,肯定会有其他人对鸣人的爱慕或者鸣人特别依赖某个人之类,所以我要打个预防针。

好的,我的表演完了,谢谢大家。(悄咪咪的说一句点赞评论有助文章掉落【请毫不犹豫地砸我吧!!!!!】。不说了我要去养家里的四个野男人了。)

記腦洞 - 生日賀一個

璃的靈感君不想工作,怎麼辦?:

本來和靈感君想了很多方案,但靈感君卻混了很多玻璃碎,這個腦洞卻是在耶誕早上發的惡夢中見到那匹漂亮的黑豹而來的。

內容大概如下:

還在戰爭期間、千手和宇智波還是敵對的時候,高級的忍者會懂得變成動物的形態,在那些中立的村落也會變成動物形態來休息。
斑就在其中一個休息站遇上一匹漂亮的雪豹,就變成黑豹的模樣去追求對方,但對方一直愛理不理。 到耶誕的前夕,酒保一直知道斑的心意,就著他以人的身份去邀請那只雪豹。。。
之後就HE了。(大笑)

祀:

长发扉,尝试了新画法。

然而难以画出扉间的美貌_(:з」∠)_

不过既然是随意起稿的一晚练手,完成度已经很让人满足。(你

头发的画法是个新尝试,明暗区分画起来十分累_(:з」∠)_

总觉得精髓的眼睛没画好但是决定放弃了。通宵好累。

作为萌新瑟瑟发抖_(:з」∠)_(根本就要倒下睡着了

.:

摸条鱼,谜一样的脑洞
画风粗暴,是个草稿xxx真的很粗暴你们不要打我x但大概不会细化【不凶,超慵懒】
没有逻辑!x完全没有逻辑x!不要问我奈奈怎么知道飞机
不要问我他们为啥讲中文
扉间都能性转了!!!x【喂】

【扉泉】爱在记忆中找你(一)

久苍田莆:

忍者的战国时代,人均寿命30岁左右,其原因之一就是:大量年幼孩子的死亡。

而就在昨天,宇智波泉奈失去了自己的最后一个弟弟。他哭得很伤心,抱着他的大哥宇智波斑也哭的很伤心。但大哥没有像他一样嚎啕大哭,大哥只是紧咬着嘴唇,任凭泪水像决堤的洪流一样,淹没一切。

翻新的泥土似乎都带着血的红色,大大的棺材装着小小的身体,然后被黑暗封锁,深埋冰冷的土地。

“我绝对会保护好你的,泉奈。”宇智波斑紧握着拳头站在弟弟的坟前,仿佛起誓般的低吼着。

如同哥哥的决意一般,泉奈默默在心里下定决心,不管发生什么他都要保护好哥哥。

“这么愚蠢的战争为什么还要继续!”怒斥父亲的哥哥换来了一个飞踹。

这是父亲在除了练习以外,第一次打哥哥,所以泉奈被吓呆了。在泉奈发呆的时间里,父亲与哥哥的对话越渐激烈,看到父亲举起手要打哥哥时,泉奈才猛然清醒挡到了哥哥身前。

“父亲!哥哥只是气昏头了,让他冷静一下就没问题了。”

父亲看看泉奈又看看自己要甩出去的巴掌,长叹一口气,放下手来对斑说。“我也气昏头了,都去好好冷静冷静。”

父亲离去,哥哥也捂着肚子独自离开,留下泉奈一个人傻站在满是新碑的宇智波坟地里。

泉奈回家后没有见到哥哥,转了一圈屋子还是没找到,想想可能是去什么地方散心了。

陪生病卧床的母亲说了一会话,哥哥依旧没有回来。想着要去采些野菜蘑菇什么的,顺便去找找哥哥也是好的。

蘑菇一般长在潮湿背阴的地方,泉奈想着就朝南边的河流跑去。河流两岸有茂密的树林,野菜不少,蘑菇也不少,但主要目的哥哥却一点踪影也没有。

“去下游找找。”虽然这个时代没有比哥哥还厉害的孩子,但要是遇到大人或者一群人围攻什么的那就糟糕透了。

心里着急,一路狂奔,以至于蹲在草丛的那团白毛惊讶着站起来时,泉奈没能停下脚步,然后两人就滚成一团,顺带盖了一身蘑菇野菜。

“对,对不起!”泉奈第一反应是道歉。

“你,你能别跪在我的肚子上道歉吗?早饭都要出来了。”头顶白毛的家伙一脸难受。

泉奈站到地上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头顶野菜的白毛。“你刚才蹲在草丛里干什么?拉屎?”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千手扉间真不知道这么漂亮的人,怎么能说出这么粗俗的话,简直就像男生一样?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扉间仔细打量了一下泉奈,然后自己回答了自己。“采蘑菇的小姑娘?”

“?”泉奈无语歪头,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胸。“我是男的。”

“靠!”扉间第一次见到天底下最大的谎言,挠头大叫在心里向天呐喊,把他的小鹿乱撞还回来。

“你又是谁。”泉奈盯着扉间的白毛。“羽衣一族的?”泉奈警惕,右手向后摸着袖子里的苦无。

“不是。”扉间的白头发是遗传母亲的。“但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姓氏是什么。”

“真巧,我也是。”

乱战的时代,报上姓氏就等于暴露于危险之中,哪怕彼此是十岁不到的孩童。

扉间惊讶泉奈的跑法与忍者相同,而隐匿草丛的扉间也不是在拉屎。只一眼,两人就知道彼此是忍者。

身着便服未戴家纹,不知敌友,按兵不动,以待时机。

家族给的教训两人都深刻记得,但归根结底,他们都是孩子,不识爱恨,此刻只是普通人的偶遇。

“既然也许会是敌人的话,干脆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好。”扉间蹲下捡起地上的蘑菇。

“嗯。”泉奈赞同。

本来应该是推心置腹的年纪,但时代却剥夺了孩童们的天真无邪。更何况扉间和泉奈,都有着超越年纪的冷静和理智。

“你这是做饭用的?”扉间看着一篮子的野菜问。

“嗯。”泉奈点头。

“你会做饭?”

“你不会?明明是忍者来着。”

“……以后写到家训里。”扉间皱眉严肃的思考着。

“哈哈,你还真的当真了?真有意思啊你。”

泉奈没能找到哥哥,扉间也没能成功跟踪到柱间。但两人都在失落的日子里,遇到了最搞笑的人。

突然一声叶响,擅长感知的扉间反应极快,踏步上前扑倒泉奈。泉奈的反应也不差,被扑倒的同时甩出两枚手里剑。一声惨叫,身背羽衣一族家纹的忍者从树干上倒了下来。

“臭小子!”受伤的忍者爬了起来,一招手,四个忍者接连着出现,把两人包围了。

“五个大人欺负两个小孩子……”泉奈说着。“你们还真好意思。”扉间默契的接了后话。

“只要是忍者,不管是小孩还是婴儿,只有拿着武器,都是敌人。”

“这么说也没错。”扉间掏出苦无拿在手里。

扉间和泉奈背对而靠。“情况很糟糕啊。”泉奈不知道扉间有什么本事,但自己的斤两还是很清楚的。

“嗯,赢不了。”扉间能感知泉奈的查克拉,两个小孩与五个成年忍者对抗明显是找死。

但,拥有过人分析能力的两人却一点也没有退缩。

“速度没人比得上我。”扉间简化自己的能力。

“我眼力很好。”泉奈知道扉间的顾及,他们也许有一天会成为敌人,自己的能力不能随便暴露给外人知晓,但眼下活命最重要。

“我配合你。”

“好。”

扉间利用矮小的身材在人群里穿梭,避开攻击的同时反击创造机会。

泉奈远程掩护,目光四处转动观察,只一瞬。“右边!”

扉间听到,反身折向跳,一把抱住缺口边上的人头,咔嚓一声脖子折断,双脚蹬肩,飞身出了包围。泉奈紧跟其后,转身,爆破符贴上手里剑,哗啦啦扔了一堆爆破给追兵们。

狂奔了几分钟见没有追兵追来两人才停下脚步。“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很快这里就会成为战场,我必须回我的地方去。”

“嗯。”泉奈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又开口了。“虽然说这句话很不适合我们,但是……”

扉间看着泉奈,没有催促,只是静静的等着。

“别死了。”

“你也是。”

分道扬镳,各奔东西。

由羽衣一族连锁引发的战争,持续了七天才平静下来。死亡不可避免,但哥哥并没有像以前一样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也许是,我们都有所成长了。

“哥哥!你看我弄出来的忍术……”泉奈捧着液体般的火焰跑到斑的房间,但里面没有人。

泉奈退出房间问厨房里的母亲,母亲也不知道斑去了那里。泉奈的喜悦一下子降到冰点,就连手中的火焰也凝结成了冰块。

“你去找他回来吧,顺带抓两条鱼回来。”母亲很懂自己孩子。

“好的!”泉奈高兴的点头就往外跑。

水不能乱喝 —— 07

涉死温暖:

 @火糖荞麦面   我更了

你非要看的……

没意思不要怪我

前篇: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太久没更这篇了

面面非要看

==================================================

“扉间,你怎么越来越慢了!!!”
“闭上你的嘴!不知道是因为谁,我们现在才需要这么着急赶路!!”
狂风之中,斑和扉间乐此不疲地吵了起来,但柱间却没和平时一样跑出来为两个人调解,他看着身边的两个人,难得地皱起了眉头。
因为斑说的没错,扉间的速度确实慢下来了,而且现在看过去,扉间的个头已经不及斑了。
他的体格在行进途中变小了,连带查克拉量也缩水了,本来这种距离对扉间来说不算什么,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已经到达目的地了,而现在还只是隐约可以望见风之国的边境,柱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自己的查克拉也不像以往一样充沛有力,倒像是身体内多出了一个漏洞,虽然量不大,但是查克拉在持续的从那里漏出去。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自己的身体中却有一部分不受自己的控制,再加上本来村中能力最强最稳妥的三人,除去自己,一个随时会发作,一个力量大幅度削弱,自己刚刚出任火影,还是第一次和谈,竟然发生了这种状况……
“喂,柱间,”斑和扉间吵了很久才发现柱间已经独自在一旁消沉了起来,两人对看一眼,默契地停止了无意义的争吵,“你在这里偷偷消沉什么?”
“斑……我……”被斑突然关怀的柱间内心升起了些许委屈。
“喂喂,这是怎么了,怎么说着就要哭了?”斑嘴上强硬,看到柱间突然可怜起来的表情心里还是慌了。
“大哥,别作出这么没出息的表情。”扉间的责怪也没有了往日的强硬。
柱间也没明白自己突然这是怎么了,这么大人了突然情绪不受控制起来。
“好了好了,我们不吵了,赶路吧。”斑把柱间的头放到自己肩膀,手环过去拍拍柱间弯下的脊背,从柱间背后给了扉间一个眼神。
扉间心领神会,继续用飞雷神之术带两人赶路。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柱间的情绪也缓和了下来。
“我觉得大哥是因为怀孕所以情绪起伏,”扉间坐在旅店客房的桌前低头翻着之前要来的资料,“没有大碍。”
“原来怀孕还会这样子啊……”刚才的多愁善感褪去之后,好奇心发作的柱间坐在扉间旁边听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解,“还有还有什么?”
会担心柱间的消沉癖,我真是愚蠢。斑一边内心吐槽自己,一边算起了时间。
砂隐的使者刚才送来了请柬,为了欢迎他们三人,风影特地在自己家中摆了宴席,还说一会要亲自过来拜访一同过去。
“我先去洗澡了,你们两个还要研究吗?”斑解下盔甲。
“嗯,你先去吧。”扉间没抬头。
“我也过会再去,”柱间扬头看着斑一脸期待,“一会要帮忙擦背吗?”
“不用!”斑好像想起了什么,狠狠地回答之后转身出了房间。
“还在生气啊……”柱间语气消沉,脸上的表情却俏皮,对着斑的背影轻笑。